您的位置:2020欧洲杯竞猜-欧洲杯竞猜投注 > 财经资讯 > 江彪被查引爆隐形权力保护:诺安和益民基金野

江彪被查引爆隐形权力保护:诺安和益民基金野

2019-10-09 15:39

图片 1 毛小兵,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日前证实,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图片 2江彪,曾担任西矿集团副董事长及西部矿业董事,在2014年3月上旬即被带走问话。

【相关阅读】

谁在玩转诺安基金 曲线突破监管红线

诺安基金再调查:寄生股东谜团待解

  朱益民

  21世纪网“江彪这个人我以前曾经和他见过一面,当初没太把他当回事儿,实在没想到他居然有那么大的能量。”

  在历任海南科技工业公司总经理、深圳金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新纪元物资流通中心总经理、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中关村科学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江彪,被爆出与不久前被双规调查的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有染,进而牵出西宁市委书记、西部矿业前董事长毛小兵,被立案调查后,一家驻港中资机构投行负责人在电话中如此描述其对江彪曾经有过的那么一点点儿印象。

  尽管江彪一贯低调、很少进入公众视野,但围绕他所发生的诸多大案要案,充分说明这是一位颇具实力且胆敢挑战一切游戏规则的草莽式资本江湖大碗。

  在沈培平、毛小兵等大人物接受组织调查尘埃落定之后,当21世纪网记者将目光投向与江彪有染的诺安基金和益民基金两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时发现,这两家基金公司竟然有着和故事主角江彪一样野蛮生存发展的传奇经历。

  违规参股证券投资基金

  最新公开信息显示,诺安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结构为: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资3000万元,出资比例20%;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信托公司出资6000万元,出资比例40%;深圳捷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捷隆)出资6000万元,出资比例40%。

  益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出资49000万元,出资比例49%;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新纪元)出资31000万元,出资比例31%;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出资20000万元,出资比例20%。

  值得关注的是,按《证券投资基金法》和《证券投资基金公司管理办法》(下称基金公司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要求,无论是深圳捷隆还是中国新纪元,其均不具备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的条件,其持有基金管理公司的股权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

  2004年颁布的《基金公司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的主要股东是指持有基金管理公司股权比例最高且不低于25%的股东。主要股东除应当符合本办法第七条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从事证券经营、证券投资咨询、信托资产管理或者其他金融资产管理业务;(二)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三)具有较好的经营业绩,资产质量良好。

  2013年6月份实施的《证券投资基金法》中,对主要股东的注册资本降低了要求,但仍要求其必须从事证券经营、证券投资咨询、信托资产管理或其他金融资产管理业务。

  深圳捷隆和中国新纪元两家公司都不差钱,它们共同缺少的是不具备从事证券经营、证券投资咨询、信托资产管理或者其他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资质。

  工商注册信息表明,深圳捷隆的注册经营范围为:投资兴办实业(具体项目另行申报);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信息咨询(不含限制项目);自有房屋出租;销售服装、鞋帽、日用品、工艺美术品、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及其它国内商业、物资供销业(不含专营、专控、专卖商品)。

  中国新纪元的主要经营业务为,进出口业务;物资流通专业市场开发、经营;黑色金属、炉料、木材及其制品、化工原料和产品(危险化学品除外)、天然橡胶及其制品、纸张、纺织原料及纺织品、建筑材料、机电产品、成套设备、备品备件、摩托车及其配件、电子产品、仪器仪表、现代化办公设备的组织生产加工、批发、零售、代购、代销、租赁、仓储;汽车及其配件的批发、零售;客车租赁;针织品、服装、家用电器、五金交电、日用百货的批发、零售、代购、代销;与上述业务相关的信息咨询和服务。

  神奇的是,这两家根本不具备基金管理公司的主要股东资质的实业公司,竟然冠冕堂皇地坐上了诺安和益民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的交椅,且一坐就是十年。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诺安基金在成立之初,中国新纪元就已经占基金公司出资比例的40%,目前持有诺安基金管理公司40%股权的为江彪实际控制的中国新纪元影子公司,若从2003年公司成立之日算起,诺安基金非法存续已经超过10年有余。

  益民基金管理公司股东结构变更资料显示,在该基金公司成立之初,中国新纪元占出资比例达25%,此时中国新纪元成为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已经触及了监管红线,到了2010年,益民基金管理公司发生了股权结构变动,中国新纪元的出资比例从25%升至31%,且一直持续至今。若从那时算起,中国新纪元非法成为益民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年。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虽然《基金法》历经修改,对大股东业务范围要求严苛不变,但是,监管层对诺安基金和益民基金主要股任职资质违规却视而不见,是监管层长睡不醒,还是这背后有着一番隐形权力的勾兑?

  诺安基金主要股东失联

  早在四年前,21世纪经济报道就曾公开发表《谁在玩转诺安基金》、《诺安基金再调查:“寄生”股东谜团待解》等系列调查报道,不仅指出了诺安基金管理公司背后的是控制人为江彪控制中国新纪元,而且矛头直指深圳捷隆作为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存续的合法性,及其与诺安基金管理公司同地办公对基金公司独立规范治理的不良影响。

  非常遗憾的是,相关报道并未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21世纪网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深圳捷隆迫于外界诟病压力,将办公地址从原来的深圳市深南大道4013号福建兴业银行大厦1907室(诺安基金公司的办公地址在兴业银行大厦19层至20层)迁移至深圳市福田区新洲路东深圳国际商会大厦1307室,但诺安基金北京分公司却与深圳捷隆的北京商业管理分公司同属一地办公,办公地均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甲14号诺安大厦,由此观之,深圳捷隆与诺安基金公司始终处于藕断丝连的状态。

  那么,号称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的币的深圳捷隆,在2012年最终敲定自己独立办公地址后,公司运营地到底会怎么样呢?

  4月28日下午,21世纪网记者来到了深圳捷隆的办公所在地,不成想公司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见里面布满灰尘且凌乱地堆放着杂物,公司接待前台后侧的白色影壁墙上,标示有“诺安影视传媒”和“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的字样和LOGO。深圳捷隆的品牌标志位一个黑三角,诺安影视传媒的标志为一个被五角星光环绕的狮子。

  深圳捷隆到底怎么了?21世纪网记者向其对面公司的职员询问深圳捷隆是否还正常办公,那位职员给予记者的答复是,“这家公司80%以上的时间是锁门的,没人办公,只是偶尔有人过来一下,但随后就很快离开。”

  基金公司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基金管理公司股东发生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书面通知公司,并在5日内向中国证监会[微博]和公司所在地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报告:(一)名称、住所变更;(二)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变更;(三)主要股东连续3年亏损;(四)所持股权被司法机关采取诉讼保全等措施;(五)决定处分其股权;(六)发生合并、分立或者进行重大资产、债务重组;(七)被监管机构或者司法机关立案调查;(八)被采取责令停业整顿、指定托管、接管或者撤销等监管措施或者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九)对公司运作产生重大影响的其他事项。

  诺安基金管理公司主要股东深圳捷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发生了应该在规定时间内向公司所在证监会派出机构报告的事项,还是深圳捷隆办公地点变更为虚晃一枪,暗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杀回深圳兴业银行大厦,与诺安基金公司再次同地办公、春风再度呢?

  这回恐怕需要监管机构好好睁开眼瞄上一瞄了。

  隐形权力铺路?

  诺安基金公司高龄独董一直为外界诟病,三位独董年龄均超过70岁且有着显赫的从政退休经历。

  欧阳文安,1937年生人,历任“中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中共北京市石景山区委书记,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秘书长,北京国际电气工程公司董事长,北京国际电力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

  朱秉刚先生,1941年7月生人,教授级高级经济师。历任石油部计划司副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计划局局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咨询中心副主任。

  陆南屏先生,1941年生人。历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办公厅综合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政策法规司司长、副局长。

  上述三位老先生自诺安基金成立以来担任独立董事至今。

  中国新纪元为主要股东的益民基金同样有一位身份显赫的独董,巨家仁,1942年生,工学学士,曾任兵器工业部工程师、副处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经济法室主任、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等职,现已退休。

  巨家仁先生同样是自益民基金成立之初便开始担任公司独立董事至今。

  基金业内人士认为,这些独董有着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工作经历,可以利用自身影响力和人脉替所在基金公司“铺路子”。

  诺安基金和益民基金主要股东长期非法存续,难道是真的这些并未完全失效的权力依旧在发酵霉变吗?

本文由2020欧洲杯竞猜-欧洲杯竞猜投注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彪被查引爆隐形权力保护:诺安和益民基金野

关键词: